安丘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希望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2:33:52 编辑:笔名

一  夏日的中午,太阳象下火似的炽烤着大地,整个村子像个蒸笼。王洪顺家的那条短腿老黄狗趴在门楼下的遮阴处伸着长长的舌头一个劲儿地喘,知了也一个劲儿地叫,叫得人烦躁。  “这熊天,连丝风也没有。”洪顺女人一边嘟囔着,一边将喝光稀饭的空碗放在桌上,直起腰。  “这就去吗?”坐在饭桌对面的王洪顺忙问。  “去吧,吃午饭的时候,找人好找。”洪顺女人边说边推开房门向躺在炕上的志才说,“还是吃饭吧,你已经三天没吃饭了,再说,愁也挡不了。”  “是啊,志才,吃些饭吧,”王洪顺一边附和着,一边端起碗嘘地一下将碗里的稀饭喝光,“我也去吗?”  “不去你在家蹲着干啥!一个大老爷们总是怕出门,不出头、没出息。烟带着了吗?”  经志才妈一提醒,王洪顺忙去摸上衣口袋,那里面装的是饭前刚买的一盒硬壳哈德门。  二  阳光照在皮肤上火烧一样灼痛,地面反射上来的空气热烘烘的。洪顺女人在前、洪顺在后两人拖着两条短短的影子顺着胡同向南走去。  “洪顺叔,高兴啊。”是王瘸腿小卖部前那棵槐树底下纳凉的人群中喊出来的。  “高兴、高兴着呢。”王洪顺本想低头走过人群,这下不成了,他只好搪塞者。  “志才妈,这大热天干啥去?”王瘸腿从小卖部那个被拿掉玻璃的小窗口硬是挤出半张变形的脸问。  “干……啊……是啊,高兴、高兴呢,都吃饭了。”洪顺女人支吾着打了个回话,不停脚地急急离去。  “考上了?”  “考上了。”  “志才这孩子真行,有出息。”  ……  洪顺两口子身后还是跟来赞许声。  三  人们大都还在家里吃午饭,街上除了毒辣辣的阳光和蝉的鸣叫外比较安静。走过小卖部顺街往南一百米向东一拐便到了村支部书记家。书记家的大门敞开着,当王洪顺发现园子里摆放着许多摩拖车,连忙拽住了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女人。  “上边来人了,不要进去了,不行到晚上再……”  志才妈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洪顺怕里面人听见也不好再劝,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自己的女人走了进去。  “李部长,当领导的欺负人是不是,伙计们都喝了,就你不喝,嫌酒不好是不是。正宗的五粮液,一百多元一瓶,这就是你领导来才喝。”  志才妈推开屋门,发现正屋里摆了一桌酒席。村支书王志林正冲着一位脸已红的人嚷。当王志林发现满桌人向屋门口看时,疑惑地放下酒杯,转过身来,“啊,是洪顺嫂子,丽平,洪顺嫂子来了。”  丽平是书记的女人,随喊声从里间探出头来,因为正屋间里摆得满满当当,她只好扶着门框谈出半个身子喊:“志才妈进屋来。”  “不了吧,还有事跟大兄……跟小伟他爸说说。”志才妈边说边拽了拽身后的男人。洪顺的手赶紧伸向上衣口袋,但当他发现桌上的烟全是“泰山”时,就又把手抽了回来。  “什么事?说吧。”志才向来直言快语。  “志才考上了,要交八千元钱。想贷些款,必须有村里作保呢。”  “交八千元?这上学简直上不起了,”坐在志林旁边的“光脊梁”有些气愤地说,“现在什么都要钱,转户口要钱、升职称要钱,省委党校办的大专函授,要交三千八百八十八元就成,哪怕是一字不识也成了大学生。”  “你说是按分数收生吧,又要花钱买分数。你说谁有钱谁上学吧,前十几名又不要钱,让你说不出不是,这玩钱的手段真高明,中国的教育界藏龙卧虎、有能人。”坐在红了脸的李部长一边的“眼镜”说。  “现在都这个样吗。”李部长有些不满意了。  “考上就得上,可别屈了孩子,洪顺嫂子你说是不是?”丽平仍扶着门框说。  “这事我支持,培养孩子吗。你没听说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嘛。好吧,村里给作保,贷两千元。”志林回转身对站在门口的洪顺两口子说。  “小伟他爸,两千可不够啊。”  “家里一点也没有?”  “快别说了,这日子也不知道咋过的。再说了没有生意没有买卖的,光靠几亩地也就弄个年吃年用的,还能有余钱?该死的洪顺,今春那一场大病,硬是拉下了三千元的饥荒。”志才他妈有些哭戚戚的了。  “好好,我想想法,过两天你再来。”  “明天要应呢。”  “明天?怎么不早办。贷款就那么简单吗,要找人,还有那么多手续。”  “小伟他爸,你就操操心。你是支书,你有办法哩。这几天我和洪顺跑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借不到,也误了时间,谁叫咱穷呢。”志才妈声音跑了调。  “好好,好吧,丽平,拿笔和纸来。”  志林接过笔和纸,想在饭桌上写,桌上满满地放不下,便不挪窝地在腿上写了起来。“拿着,先去出纳那里借八千元,过后再贷款还上。”志林写完后一转身递给了身后的洪顺女人。  洪顺两口子万没想到支书的答复如此干脆利索,洪顺女人接过纸条手有些抖,一时间两个人都感到嗓子眼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谢谢,谢谢小伟他爸,俺这一辈子也忘不了你。”洪顺女人的眼泪流了下来。  “说那些干什么,不都是咱们老少爷们。”丽平仍扶着门框说。  走出支书大门,洪顺两口子才长长地舒了口气,仿佛天突然凉爽许多。  三  王成波坐在门前的树阴下摇着蒲扇,见洪顺两口子匆匆从东面赶来,正想打个招呼,洪顺女人老远就嚷嚷开了:“成波大叔,找你哪。”王成波是村里的现金出纳。  “听说孩子考上了?”。  “考上了,大叔。”  “哪个学校?”  “是江河职业院校,成波叔,要交钱呢。”洪顺女人一边说一边将支书写的纸条递给了王成波。  “包分配吗?”  “包的、包分配。”  “包分配还行。”王成波一边说一边起身拿起马扎向家里走去,洪顺及女人赶紧随了去。  该写的写了,该办的手续办了。当洪顺接过成波大叔递过来的八千元钱时,心里陡地一下跳得慌,他的手不听使唤,他连点了两遍,第一边是八千零一十元,第二边又少了十元,两边下来,他感到浑身燥热,又怕王成波笑话他,边含含糊湖地说,“对了。”就把钱装到上衣口袋里。  还是有钱好,洪顺这么想着。对,还是有钱好,洪顺女人也这么想着,不知不觉到了家。  四  旧历的年底到了,是洪顺和女人贷款后的第二个年底。按这里的风俗,腊月三十日下午各家各户能代表传宗接代的男性集体到祖宗的坟上烧一叠纸,噼里啪啦放一挂鞭,然后跪倒一大片叩请祖爷爷祖奶奶回家过年。洪顺就两个孩子,大的女儿出了阁,小的儿子志才的坟头上还没有长出新草。志才上的学校因包不了分配大家一起纷纷退学。来了犟劲的志才非要回那八千元钱,结果要了三个月没要回,竟吊死在学校里。  洪顺提着个包头在前走,包里装满了纸钱,洪顺女人袖着手跟在后面默默地走。本来女人是不能上坟的,可志才妈非要去看看儿子不行,洪顺拗不过,只好随她了。去坟场的人很多,坟场里此起彼伏地响着鞭炮声。洪顺女人在儿子的坟前摆上供品、点燃纸钱,烧纸灰随风飘飘摇摇,她仿佛看到火光里儿子正在捡飘飘欲落的纸钱。她嘴里念叨着:儿子呀,多拣些,多拣些好用,在阴间不要为钱再丧命了……她这样想着、念叨着,全然听不见洪顺已燃起的鞭炮声。 共 263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囊肿的原因
黑龙江研究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