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丘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国际制造商第468章有些不对劲

发布时间:2019-11-21 07:10:23 编辑:笔名

国际制造商 第468章 有些不对劲

3月1号上午,【光子叠加法应用授权大会】在金陵国际博览会议中心隆重举行。

此次获得授权的包括:科大讯飞,华为,阿哩吧吧,立方国际,帆拓数字以及三胞集团,一共六家公司。

以后这六家公司,凡是使用空气投影技术的产品,都要付给天义数额不等的费用。

甚至包括为其他公司制作的增强现实户外广告牌也是一样。

对此,来自全国各地,共一百多家媒体,进行了持续跟踪报道;

不过媒体只得到了空气投影技术的基本参数,而不知道具体合作细节;

要是知道的话,非得惊呼一声:中国科技界“托拉斯怪兽”正在冉冉升起!

可惜他们不知道。

就在授权签约仪式过后,

阿哩吧吧集团,一次购入1000套光子叠加法软硬件设备,应用于全国无人商店人脸识别;

根据技术难易级别,每套收取100000元费用,共计1亿元人民币。

立方国际,一次购入500套,应用于建筑CG投影;

每套80000元,共计4000万人民币。

科大讯飞,一次购入500套,应用于智能家居展示;

每套50000元,共计2500万人民币。

另外三家公司,也分别购入数量不等的光子叠加法,用途各不相同。

总成交额超2亿元人民币。

如果不算技术成本的话,光硬件设备投入,大概在300万左右,占比只有0.015%,

也难怪人们常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

忙忙碌碌一天,晚上本打算回大杨村的韩义,最终还是去了翡翠园。

其实他本身不喜应酬,可公司发展到如今这一地步,应酬已经成了必不可少的一环;

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应酬本身就是工作的一部分。

到家后,什么事也没做,把身体扔进沙发后,再也懒得动弹。

这段时间沈心去了德国,公司很多事情都需要他亲自来处理,劳心劳力。

“嗡嗡——”

口袋里响了。

韩义闭着眼睛拿出,哼哼道:“什么事?”

“你怎么啦姐夫?”里传来俞静瑶的声音。

韩义嘴角牵起一丝弧度,“是瑶瑶啊!没什么,就是工作有些累了。”

俞静瑶关心道:“要是累的话,那就休息一段时间嘛;

实在不行就出去旅游散散心。”

“没事。”随口说了句,问道:“你干嘛呢?”

俞静瑶笑道:“刚从俱乐部那边练歌回来,正打算回寝室呢!”

“噢,那你路上当心点。”说完韩义又跟了句,“明天放假吧?放假中午就到翡翠园来吃。”

俞静瑶嘻嘻笑道:“要不我现在就过去?”

“来呗。

对了,路上买点水果。多买点。”

“嗳。”

挂断,韩义继续闭目养神。

40分钟后,迷迷糊糊之间,韩义感觉鼻子有些痒,伸手挠了挠。

然后耳边传来一阵窃窃笑声,

睁开眼,面前是一张宜喜宜嗔的娇颜,不是俞静瑶又是谁?

此时正拿着独马尾的发梢挠他呢。

“嘻嘻,姐夫,你醒啦!”

“呵呵,你个调皮鬼。”韩义伸手弹了她一个脑蹦。

“啊——疼,姐夫。”俞静瑶揉着脑门娇呼到。

韩义懒洋洋问:“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

韩义想起来,俞静瑶有他家防盗门的指纹备份。

“把香烟递给我。”

俞静瑶倾身撅着屁股去拿茶几上的香烟、火机,还有烟灰缸,抽了一支出来帮他点上,说:“姐夫,看你样子好累啊!

你这几天干嘛去了?”

韩义头枕在沙发扶手上,吐了个眼圈道:“就是东奔西跑,交际应酬。”

俞静瑶“噢”了一声,然后自告奋勇道:“那姐夫我帮你按摩一下,松松筋骨。”

“不用了。”

“来嘛,客气什么。”不等他拒绝,俞静瑶就侧身往里坐了坐,抱起他的大腿,放到自己腿上。

一双细皮嫩肉纤巧的手,在他小腿面上轻轻揉捏着。

今天俞静瑶穿了身宽松版的毛衣,配灯笼裤腿背带裤,下面一双修长的美腿上是肉色加厚棉裤袜,

显瘦的同时又凸显女生的可爱俏皮。

“这样行吗?”俞静瑶一边捏,一边问力道。

“呃……行。”

俞静瑶腿上传过来的温度,加上身上淡淡的少女香,令韩义有些心猿意马。

心不在焉的回了句,没话找话说:“乐队磨合的怎么样了?”

听他提起这个,俞静瑶自豪道:“告诉你姐夫,上个月校园歌唱比赛,我们乐队得了一等奖呢!”

“是嘛,那不错!”

“那是当然了。

姐夫你花了那么多钱,又给我们找了那么好的老师,要是再没有一点点成绩,我怎么好意思来见你。”

俞静瑶口中的老师,是韩义从中央音乐学院请过来的特聘教授李文芳。

每个礼拜两节课,一节课一万,报效往返机票加食宿费用。

俞静瑶原来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价”,

上个月,音乐学院一位师姐听说她们在天义俱乐部里练歌,好奇之下跟了过来。

天义俱乐部现在在金陵名声很响。

除了豪华的健身设备外,像刚开始营业的数字化场馆,里面采用了最新的空气投影技术,很多人慕名而来。

但是天义运动俱乐部,现在会员费也是出了名的高。

三千五千只是月卡,年卡三万起步;

听说射箭馆里的会员费,现在更是高达十万,但还是有很多人趋之若鹜,

因为江湖上传说,里面有一位镇场子的超级高手,

无论是民间射箭达人,还是奥运冠军,统统都是对方的手下败将。

你就说,这样一个俱乐部,哪是随便什么人就能在里面练歌的?

然后那位师姐过来了,看到俞静瑶她们居然真的租住在天义俱乐部里,无语至极。

再然后,看到那位特聘教授后,更是惊的眼珠子都快掉了。

因为那个学姐知道对方身份。

当初梦想着进中央音乐学院,然后特地上查过所有授课老师,记住了对方样貌。

再一听说对方叫李文芳,这下没跑了。

那位师姐知道了,俞静瑶自然也很快知道了。

忐忑,

歉疚,

不安,

使得俞静瑶有好几次想找让韩义退掉这位教授的课程。

一节课一万,一个礼拜两天,一个月就是八万;

反正俞静瑶觉得,就算把她卖了也值不了这么多钱。

别说揉个腿

,就算……

脑海里想着这些事情,俞静瑶就有些出神,

一双手顺着小腿往上揉啊揉,捏啊捏!

到了膝盖,

到了大腿面,

到了大腿根,

抽着烟,闭着眼享受的韩义,感觉有些不对劲,

想提醒一句,但又觉得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便没管她,以为她会自动停手。

哪知道下一秒,俞静瑶一把摁在了某个不可描述物体上。

然后她就像刚才揉捏大腿面一样,抓了抓,揉了揉……

“咳咳咳……”

还在抽着烟的韩义,眼睛一下睁开了,嘴里也是呛着连连咳嗽。

回过神来的俞静瑶,很快发现自己右手放的位置好像有些不对劲。

然后低头一看,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耳后根……

北京治疗癫痫大概需要多少钱
贵州有治疗癫痫病吗
深圳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北京玛丽妇儿医院电话
阳江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