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丘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酒家毒手仁心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37:52 编辑:笔名

(一)天石铸器    擂台上,兄弟相斗,夫妻反目,父子相争,演出了一场场人间悲剧。  一个白衣男子威风凛凛地站在擂台上,已经没有人敢再上台了。人群中叽叽喳喳地议论,他究竟是谁?  突然有一个声音大喊起来:“律晓风,他是律晓风。五斗米魔道的律晓风。”  中年男子笑了一下,默认了。的确,他就是律晓风。  “好,好身手,不过,你就算是得到了绿玉杖,你知道要如何使用它吗?”就在这时候,一个挎着长刀的男子来到了擂台上,他的汉语说得有些僵硬。  律晓风微微皱眉道:“日本人?”  “嘿嘿,律先生,我首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铃木,乃是伊贺派的忍者。不要误会,我这一次,孤身前来,只是代表伊贺派武者和你们做交流,一起研究关于绿玉杖而已。”  “一起研究绿玉杖?是想要抢走绿玉杖吧。”律晓风随意地点指着人群道:“他们,难道不是你带来的?这也叫孤身前来?”  铃木淡淡一笑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律先生,青木大佐,很想和你做朋友。”  律晓风冷笑道:“哼,如果我不想和你们同流合污的话,我就不能够拿走绿玉杖,你是这个意思吗?难道这不是一个公平的比武吗?”  “皇军是爱惜人才的,像律先生这样的人物,如果肯归顺皇军的话,皇军一定是不会亏待的。”  “那么,如果我不呢?”律晓风冷冷地说道。  “那么对不起了,今天你非但拿不到绿玉杖,还将失去你的性命。”铃木说着就将腰间的长刀抽了出来。  铃木双脚在地上一顿,双手持刀向律晓风劈砍而来,阳光照射在刀刃上,泛出了一道五彩的霞光。  “只有五行流离,才会折射出五彩光来,看来,这把刀的锋利程度不容小觑啊。律晓风要吃亏了。”人群中一个蓬头垢面,状如乞丐的男子口中喃喃自语道。  律晓风长剑一挥,剑刃和长刀撞击在了一起,发出了如同琉璃碎裂一般的声音,当的一声,律晓风的半截剑刃掉在了地上,俨然是被铃木的长刀削断的。律晓风身子一歪,连续后退了好几步,呆呆地看着手中的断刀发愣。  铃木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中国人,看来不仅仅人是东亚病夫,就连武器,也都是孬种。”  “这也未必吧。”就在这时,那个衣衫褴褛的男子肩上挑着担子缓缓走上台来,他放下担子,众人才看清楚,那竟然是一个小小的火炉,里面还有熊熊燃烧的炭火。  他伸手将律晓风落在地上的半把断刀拾了起来,淡淡地说道:“多好的刀啊,只要稍加淬炼,就是一把神兵利器。”  铃木眉头微皱道:“你是什么人?”  男子淡淡地一笑道:“我只是一个打铁的,不过,他们都叫我莫名其,‘莫名其妙’的‘莫名其’!”  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铁匠,所有人都知道,妙剑师莫名其,乃是当今世上唯一一个可以被称为铸剑师的人。  火炉子燃了起来,莫名其竟然一手拿着火钳子,一手提着铁锤,在律晓风的断剑上面敲敲打打了起来。  “废钢就是废钢,就算你再锻造,也是没有用的。”铃木轻蔑地说道。  “是吗?人如果成为了废人,那么就真的没用了,不过,钢就算是废料,也能锻造成绕指柔,就看是谁来锻造了。”莫名其淡淡一笑,继续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  莫名其终于停止了敲击,从怀里拿出了一块形状古怪的石头,丢进了火炉里,说来也怪,火苗一下子腾起了一丈多高,而且笔直地树立在那里,这才是真正的火柱呢。  莫名其继续打铁,红料在他的敲击下不断地变形,铃木眯着眼睛看着那火焰,他从火焰之中看见了一些细小的金花。  “这是,天外金陨?”铃木道。  “不错,就是天外金陨。”莫名其淡淡地说道:“入火火旺,喷金不息,当年我们的老祖先在制造唐刀的时候,用的就是这种材料。只可惜,唐刀的制作技艺失传了,而传到东洋之后,却演变成了你们这种日本刀的制作技巧。不过,你们却并不懂得如何使用天外金陨。”  莫名其说到这里一口咬破手指,一滴滚圆的血珠弹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落到了火柱之中,红光顿时变成了亮蓝色。  “以火淬火!”莫名其说到这里再次将断剑插入了火柱之中,然后又快速地提出,放入了旁边的一桶凉水之中,顿时,擂台上腾起了一片烟雾。  等到莫名其再次举起断剑的时候,那已经不是断剑了,而变成了一柄神器。“律大侠,用它来试试吧。”莫名其说着便将刚锻造好的宝剑扔给了律晓风,随后似乎是耗尽了体力,软绵绵地瘫倒在地。  律晓风接过了宝剑,轻轻赞叹:“好剑!”随后身子在空中腾跃而起,化作了一道风,向着铃木飞去。  铃木目光一凝,立刻举刀抵挡,就听见沙的一声,他的日本军刀竟然在刚一碰到剑刃的时候就碎裂了开来,化作了无数粒钢砂落在了地上。  “日本人就知道模仿,而且,永远模仿不到精髓,所以,日本刀永远都比不上唐刀。”莫名其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律晓风立刻上前搀扶了他。  “天石化形,石破天惊!莫先生还真是人才啊,这样的人才,如果不能够为大日本帝国所用,那么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铃木说到这里一挥手,躲在人群中的日本兵就纷纷冲了出来。  十几把手枪对准莫名其和律晓风同时射击,律晓风惊呼一声,一手拖起了莫名其,一手奋力挥动宝剑,剑光闪动间,流弹如蝗,四散飞溅。    (二)林中相遇    孤村寒鸦鸣,落日残霞,轻烟老树,一点飞鸿从天边掠过,无限凄凉,好一派“国破山河在”的景象。  走过一片树林的时候,张矣名听见里面一片喧哗,不禁好奇地躲起来查探。  森林里有三个人。两个倒在地上,是律晓风和莫名其,还有一个人拿着长刀对着他们,正是铃木。  “律晓风,你自身难保,还想救他?就你这点道行,还差得很远。解决了他,我再来解决你,然后我就带走绿玉杖。我有那么多的名刀,你又能够断得了几把?”  说罢,铃木一挥长刀,向莫名其额头砍去,可是,砍到距离他额头还有一厘米的时候,却停住了,任凭铃木如何运功,都无法再往里进半分。  “玉女书?”铃木咬咬牙,再次发力:“真没想到,你居然会玉女书。据我所知,玉女书不是靠修炼就能得到的,要炼成玉女书,唯一需要的东西,就是至善。”  至善若水,无坚不摧,以意炼体,以德炼心。这就是玉女书的口诀,人人都知道,但是却没有人知道要如何修炼。  铃木说到这里回头看看律晓风道:“真可惜。他会玉女书,可是,你不会。”说罢挥动长刀向律晓风砍去。  张矣名这时大叫了一声,冲了出去。莫名其看见他出现,淡然一笑道:“师弟,将绿玉杖带走,不能落在日本人的手里!快走!”说着奋力将手中的绿玉杖丢到了张矣名的手中。  张矣名的心一寒,他不想放弃自己的师兄,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一点武功都不会,留下也只是枉费性命,最关键的是,绿玉杖还会落在日本人的手中。  他的眼中落下一滴泪水,猛地起身想要逃走,却看见铃木怒吼一声,一道寒光从头顶罩了下来。张矣名下意识地挥臂挡去,手中的绿玉杖突然发出一道白光射向铃木,硬生生地挡开了他的长刀。长刀发出了当啷一声,裂成了两半。  铃木的口中喷出一口鲜血,他大吃一惊,没想到在这里会有这样的强敌,他后悔自己孤军深入了,于是他两脚点地,掠空而去。  临走,铃木的脚在地上一踢,卷起地上一段断木,向律晓风射去。律晓风躲闪不及,断木穿透了他的胸膛,把他钉在了一棵大树上。  莫名其从怀里取出一把小剑,递给张矣名道:“不要把树干拔出来,血一旦流尽,他就死了。先用这把短剑把树干两头截断吧。这是我铸造的第一把剑,也是最后一把剑。”  律晓风竟然还没有昏过去,他有气无力地说道:“你的剑,它有名字吗?”  莫名其道:“有啊,它叫犀角。”  “好名字。”  张矣名把律晓风从树上解救下来,伤口虽然被树干堵着,却仍然不断地流着血,张矣名从律晓风身上找到止血药,为他疗伤。  “你们的伤都很重,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到医院去。”  莫名其叹了口气道:“你们去吧,我觉得很累,我想睡一会。”  张矣名道:“师兄,胡说什么,千万别睡着啊,若是睡着了,就醒不过来了。”  莫名其的口中喷出一口鲜血道:“不用为我难过,有生就必有死,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你不会死的,你是好人,好人都不会死的。”张矣名眼中含着泪水。  “不,好人也是人,也会死的,何况,我的经脉已经全部断了。玉女书,我最终还是无法练成啊,或许,所谓的玉女书,只是一个谎言。”莫名其抚摸着犀角,不觉怅然,他必胜都在追求着铸剑之术的最高境界,不过,和前辈人高人比起来,他很显然还差远了。  “矣名,你,你听我说,我,我觉得你说得对,现在的世道,我们不能够再将自己关在小屋子里面搞研究了,国破家亡,是该为国家做些事情了。”莫名其的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穷,也要兼济天下!矣名,保住,绿玉杖——”  莫名其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而就在这时候,犀角发出一声轰鸣,在空中飞舞,舞动之处化作白光,这些白光交汇成了一个字的痕迹:“剑”。随后,犀角自动回鞘,突然化成了灰烬。  张矣名惊呆了,谁说器物无神呢,莫名其不仅给了犀角形,还给了它神。  “师兄,你放心吧,矣名虽然无能,但是好歹也是墨家弟子,非攻、兼爱,矣名是不会忘记的。”张矣名无奈草草地埋葬了莫名其,带着重伤的律晓风,急急地向前狂奔。  鲜血汩汩地往外流,一个人的身体,就那么点大,纵使是七尺男儿,浑身上下又能有多少血可以流?血流尽了,人就会死。  张矣名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胡乱给律晓风上了伤药,可是似乎并不管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就是这种感觉。  就在这时,张矣名听到了脚步声。  这个林子如此僻静,有谁会来?  张矣名盼望着赶快有人出现在面前,可以帮帮他,同时,他又害怕有人出现,因为,律晓风的仇人,实在太多了,如果来的是日本人,那么情况就会更加糟糕。  “他失血太多,要赶快止血。”这是一个面目清秀的男子。他一边说一边取出一个小瓶子,把一种黑灰色的药粉倒在律晓风的伤口上,律晓风伤口的肌肉颤抖,男子一伸手,拔出了他胸口的断木。  “你做什么?”张矣名正欲发怒,却眼见断木取出,伤口并没有大量出血,他的心安了下来:“谢谢你,这是什么药,这么神奇。”  “十灰散。”  张矣名不是医生,不过他自幼多病,所以对于各种药物也有一定的了解。十灰散用大蓟、小蓟、荷叶、侧柏叶、茅根、茜根、山栀、大黄、牡丹皮、棕榈皮各九克,烧灰存性,研极细末,用纸包,碗盖于地上一夕,出火毒而成。  用时先将白藕捣汁或萝卜汁磨京墨半碗,调服五钱,食后服下。  方歌有云:“十灰散用十般灰,柏茅茜荷丹榈煨,二蓟栀黄各炒黑,上部出血势能摧。”  十灰散主治血热妄行,吐血、咯血、嗽血、衄血等,有凉血止血的功用。  现代医学认为诸药炒炭后能显著加强止血作用,因为方中各药均含有钙,大部分是以草酸钙结晶形式存在,药物在高温作用下就能释放出可溶性钙,钙离子能促进血液凝固,缩短凝血时间,而起到止血作用。  虽然如此,可是张矣名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十灰散的止血功会有如此神速啊。  张矣名心中疑惑,忍不住就问:“十灰散竟有那么大的功效?”  “我加了血竭散的。”男子淡淡地说道。  “什么?”张矣名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焦急地说道:“我听说,血竭散是有毒的。”  血竭是棕榈科植物麒麟竭果实及树干中的树脂,本身有活血散瘀,定痛,止血生肌,敛疮的功能。主治治跌打肿痛,内伤瘀痛,外伤出血不止,瘰疬,臁疮溃久不合等。  可这血竭是有毒的啊,《唐本草》曰:“味甘咸,平,有小毒。”  张矣名对于医学只是懂得一些皮毛,所以此时不觉又担心起来。  那男子淡淡一笑道:“对,是有毒。可毒药不一定就是坏的,眼下他这种情况,保住命最重要,用加了血竭散的十灰散是最快速也是最有效的办法。”  说着他又叹了口气道:“所用不得法,黄精也杀人;所用得其法,钩吻亦救人。”  张矣名心中一惊,不禁抬起头上上下下仔细打量这个男子。  那男子倒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笑道:“看什么,你给我看相啊。你还能看出我是谁来?”  张矣名淡淡一笑道:“我知道的,你是鬼医李易。”  这回轮到李易大吃一惊了:“你怎么知道?”  “我算出来的。”张矣名笑着说道。  “我不信,那你倒是说说看你是怎么算出来的。”  “江湖盛传鬼医李易杀死了自己的师父,神医门上下都在追杀你。所以,衣衫褴褛,满身泥污,却又医术过人;疲于奔命,善于用毒,却又怀菩萨心肠,不是鬼医李易又是谁呢?” 共 27080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逆行射精治疗方式多 能够任你选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好
癫痫疾病有哪些症状

上一篇:露珠16

下一篇:物竟天择